巴西有160万日本裔巴西为什么会成为他们的“第二故乡”?

然而,日本国土只有37万平方公里,山地占75%。日本是一个地狭人稠的国家。

但与海外华人不同,海外华人集中分布在距离中国较近的东南亚地区。海外日裔最多的国家,竟然是在距离日本1.7万公里,相隔半个地球的巴西。

巴西的种族主要以梅斯蒂索人(欧洲、美洲、非洲的混血人种)占据43%,欧洲移民后裔占40%,亚裔人口占2.9%。日裔占据亚裔人口的半壁江山。

西班牙在南美大陆建立了新格拉纳达、拉普拉塔和秘鲁三个总督辖区。葡萄牙只建立了一个总督辖区:巴西。

巴西总督辖区气候湿润,雨热充足,适合咖啡等热带经济作物的生长,巴西建立了大量的热带种植园。

为了开发咖啡等热带种植园,缓解劳动力短缺,葡属巴西的种植园主通过奴隶贸易的方式,买进了黑奴。葡属巴西的种植园生产方式以奴隶制为主。

出于防御西方各国入侵的需要,中国早在明朝时期颁布了海禁命令。中国进入清朝之后,颁布了不得下海的法令。

1603年,日本进入了德川幕府(征夷大将军,日本当时最高执政武官)时期。

德川幕府时期,幕府的统治者——将军是处于权力的核心。中央和地方实行幕藩体制,各大名、武士对幕府效忠。幕府权力名义上来自天皇,实际上天皇已经成为空架子。

随着西方船队的入侵,日本幕府统治者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也颁布了海禁命令。中国和日本进入了长期的闭关锁国时期。

长期的闭关锁国状态暂时保护了中国、日本的国家安全。也让中日逐渐落后于世界。

巴西内陆的米拉斯吉拉斯于18世纪末发现黄金。葡萄牙人以及欧洲移民前往米拉斯吉拉斯淘金。热带种植园和采矿成为葡属巴西经济发展的两大支柱。

19世纪,欧洲大陆爆发了拿破仑战争。1807年,葡萄牙和西班牙被法国占领,葡萄牙王室逃亡巴西。

1810年,受法国大革命影响,西属美洲爆发轰轰烈烈的拉美独立运动。阿根廷、哥伦比亚、秘鲁多国脱离西班牙独立。1823年,西班牙彻底被赶出南美大陆。

拉丁美洲独立运动影响了巴西。葡萄牙在巴西的殖民统治岌岌可危。1825年,巴西在葡萄牙流亡王室的带领下宣布独立。

巴立后,世界正值工业革命进行之时。英国新型资产阶级发展壮大。他们需要更多的自由劳动力,因此,他们极力倡导废奴运动。

巴西奴隶贸易废除之时,中国闭关锁国的状态于1840年被打破。中国遭受了列强入侵、战乱的荼毒。一些东南沿海的居民为了谋求更好的生活,从广东福建沿海迁移到东南亚地区谋生。

1860年,清政府在第二次战争战败后和英法列强签署《北京条约》,规定允许华工出国。一些英法列强借机在中国掠夺人口到秘鲁、古巴等热带庄园工作。这些人构成了秘鲁、古巴的华裔。但巴西并不是华工出国的主要目的地。

巴西经济发展依然以咖啡种植业为主,劳动力短缺制约了经济发展。巴西决定放开移民,鼓励来自欧洲的国家移民巴西。

其中,意大利移民占据多数。这些欧洲移民有的和黑人、印第安人通婚,形成了梅斯蒂索人。

与美洲其他地区相比,在巴西的工作条件多不佳。对于当时的欧洲移民来说,美国、阿根廷、以淘金为主的澳大利亚是更加热门的移民目的地。这使得19世纪末20世纪初,欧洲移民到巴西的数量急剧减少。

1902年,巴西主要移民输出地意大利颁布了法律,“禁止国民接受补助移民巴西”的《普里内蒂法令》。

巴西开始把招募劳工放在了亚洲。起初,巴西把亚洲移民招募对象中国。中国移民在古巴、秘鲁等国的待遇极低,导致中国人不愿意远渡重洋去巴西。

明治维新之前,日本处于闭关锁国状态。1853年,美国黑船号打开了日本的国门。日本闭关锁国的状态逐渐被打破。

1858年,日本幕府和美荷俄英法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即《安政条约》。签署了不平等条约的幕府成为了众矢之的。

1866年,具有维新思想的藩士们借机与天皇接触,以天皇的名义发起倒幕运动。倒幕派军队在鸟羽·伏见之战中击溃幕府军,德川幕府覆亡。

倒幕派宣布“大政奉还”,登基不久的明治天皇走到前台。日本开启了明治维新的道路。

新明治维新时期的日本在“富国强兵、殖产兴业、文明开化”的口号下全面西化,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

明治时期的日本为了重点发展重工业,日本地主从农民手里了大批土地用于发展工业。这使得日本的农民失去了大量土地,不得不涌入城市打工。

然而,日本的城市人口容纳量非常有限,人地矛盾十分尖锐。一些日本人选择了外出移民。

然而,华裔、日裔为主的非白人群体的涌入,被视为“抢占白人工作机会”。为此,美国和澳大利亚相继实行白化政策,限制日裔和亚裔移民。

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大批农民的土地被剥夺,不得不流离失所到城市,处于生活崩溃边缘。为了转移国内矛盾,明治维新后的日本走向了军国主义扩张道路。积贫积弱的中国成为了日本的目标。

这场战争被日本视为赌国运的战争。日本虽然取得了胜利,但大批战争投入使得日本财政入不敷出。政府通过发放货币导致国内通货膨胀上升,民众生活水平接近崩溃。

日本政府认为鼓励移民可以解决国内劳动力过剩的问题,也可以让大量本国国民走出去见见世面,学习国外先进的技术,更可以在海外扩展日本的势力。

1907年,日本和巴西签署了招募劳工合同的协议。巴西取代美国、澳大利亚,成为了日本移民的主要方向。

1908年,781名日本移民从日本神户坐笠户丸号前往巴西的桑托斯港。这781人成为了第一批前往巴西的日本人。

从1908年到1914年一战爆发前,有大约1.5万人从日本前往巴西生活。

一战后,日本虽然是战胜国。但日本经济却没有好转,反而遭遇严重的金融危机,通货膨胀。

一战后到1930年代,日本移民巴西到达了一个高潮。到20世纪30年代,有大约20万日本人移民到巴西。圣保罗州是日本移民到巴西的第一站。这些日本人到达巴西之后,多数从事种植园的劳工。

日本移民除了种植巴西的咖啡作物,也将诸如茶树等来自亚洲的经济作物引入巴西。极大丰富了这个热带国家的经济作物种类。

日裔的目的是希望在巴西通过劳动,快速致富,然后回家。然而,巴西种植园工资低,快速致富难于上青天。

二战前,只有大约10%的日本人回到了日本。滞留巴西的日本人建立了自己的社区。

在自己的社区内,日本移民主要说日语而非葡萄牙语,只有6%的人口愿意和巴西的其他族裔通婚。

到20世纪30年代,巴西的日本后裔形成的独立的社区——种族囊肿。他们信仰日本传统宗教神道教,说日语。

此外,欧洲是基督教的大本营,巴西也是基督教国家。因此,欧洲移民后裔很快融入巴西社会。

日本移民信仰传统宗教神道教。语言和宗教差异使得日裔成为了巴西社会里的异类。

1931年,日本在中国制造918事变。日本侵略中国的行径,加剧了巴西政府对于日本的担心。

因为这些日本移民长期以来说日语而非葡萄牙语,与巴西的其他种族处于隔离的状态。巴西担心日本政府借助日本人为内应,侵吞巴西的土地。

193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日本和巴西的关系逐渐恶化。日裔巴西移民受到了巴西政府的刁难。

1942年,巴西加入了同盟国阵营,对轴心国宣战。巴西到日本的航船全面停止。

巴西政府对于日本移民采取了一些列强制同化的政策。例如为了让日本人融入巴西社会,巴西出台了其他的法律法规限制日本人的自由。

例如日本移民无法取得机动车驾驶执照,而且日裔来往巴西其他城市需要警察发放的特殊许可证,否则无法实现通行自由。

此外,当时的日本政府因为忙于扩大侵华战争,并不关心在巴西的日本移民生活状况。这使得日裔移民对于日本逐渐失望。

二战结束后,日本作为战败国和二战的发起者在国际上声誉欠佳。日本和巴西的关系没有迅速恢复。

对日本移民来说,日本是回不去的故乡,因此他们能做的就是融入巴西社会。当时日本和巴西都不承认双国籍。很多日裔选择了加入巴西国籍。

入籍巴西后,日裔学习说葡萄牙语而非日语。葡萄牙语在日裔巴西人的使用频率开始高于日语。

此外,这些日裔巴西人改变了过去不同其他种族通婚的习惯,开始与巴西的其他种族通婚,融入巴西社会当中。

日裔融入巴西的另一个步骤就是宗教改宗。初到巴西的日本人主要信仰日本宗教神道教。但巴西的基督教人口占据绝对多数。

巴西当地的传教士进入日本人社区,传播天主教文化。加上日本人和其他巴西人通婚的影响,天主教逐渐取代了日本传统宗教神道教。60%的日裔巴西人是天主教徒,25%是佛教及神道教的信徒。

1952年,随着日本-巴西关系的正常化,巴西对于日语的禁止逐渐被解除。葡萄牙语在日本的使用率超过日语,日裔逐渐“巴西化”。

巴西和日本关系正常化之后,日本移民到巴西出现了一个小高潮。到1960年,有3.6万人从日本移民到巴西 。

日裔巴西人通过发展教育,经营土地等多种方式,在文化和经济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1969年,法比奥·安田出任巴西工商部长,成为巴西首位日裔部长级高官。

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日本经济迅猛发展,超越联邦德国、英国、意大利等一系列西欧资本主义国家,成为了世界经济第二大国。

20世纪70年代末,巴西亦建立起较为完善的工业体系,初步拥有了门类齐全的基础工业。1970年代,巴西成为了仅次于日本的第二大造船国家。

随着日本经济发展迅速,日本向巴西移民数量逐渐下降。从1970年代到1980年代,日本向巴西移民数量只有3000多人。

巴西却在初步实现工业化之后,采取了一系列去工业化的措施,使得巴西的实体经济水平下降。此外,巴西采取的高福利政策导致财政负担严重。巴西经济80年代急转直下。

日本经济的高速发展和巴西经济低迷形成了鲜明反差。一些日裔巴西人萌生了回到“祖国”日本寻找工作机会的想法。

日本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日本人口出现了低增长趋势,日本也希望引进一些外国人口弥补国内劳动力的短板。一些日裔巴西人回到了日本,从事体力劳动。

1990年代,日本放开了对于巴西移民(主要是日裔)入境的限制。如今,日本有超过30万日裔巴西人涌入日本生活、打工。

然而,事实并没有向日本政府预设的方向发展。这些人虽然还有日本血统,但他们长期受巴西文化的影响,说葡萄牙语的流利程度超过日语。在日本人看来,他们依然是外国人。

20世纪80年代,日本开启了足球职业化改革给了很多日裔巴西人机会。一些日裔巴西人通过前往日本踢球的方式前往日本淘金。例如拉莫斯瑠伟、田中斗笠王、三都主等足球巨星,通过足球这条道路获得了日本国籍。

从1908年第一批日本人涌入巴西,巴西俨然成为了日本的第二故乡。如今回流的日裔巴西人虽然融入日本社会依然困难重重,但他们已经在日本社会的各个角落留下了自己的烙印。

日本足球原先是亚洲二流水平。如今,日本足球从亚洲二流完成了向亚洲顶级球队的蜕变最先学习的国家就是巴西。日本足球学习巴西的过程中,日裔巴西人主要起到了纽带的作用。

经济层面上,在巴西经济转型发展过程中,日本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目前,日本已经成为了巴西的第二大经济援助国。

日裔巴西人连接了巴西和日本的文化纽带。在巴西第一大城市圣保罗,日语使用频率仅次于葡萄牙语,是日本之外日语人口最多的地区。

大量巴西人涌入使得巴西文化在日本有不小的影响力。东京拥有巴西之外规模最大的狂欢节。

30万巴西侨民涌入,使得葡萄牙语成为仅次于汉语、韩语之后的日本第三大语言。日本的一些城市因为拥有大量日裔巴西人,该地区的广告标语也有葡萄牙语。

2008年1月,为了纪念日本移民巴西100周年,日本天皇专门来到巴西,参加纪念活动。巴西时任总统卢拉宣布2008年为日巴交流年。

今天留在巴西的日裔已经融入了巴西生活。回流的日裔巴西人虽然融入日本社会还有这样那样的困难。但总体上,这个群体作为纽带,把日本和巴西两个位于不同半球的国家联系在一起。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